和老兵一样,书店不死,只是逐渐凋零


46人参与 |分类: 金融商务|时间: 2020-06-25

和老兵一样,书店不死,只是逐渐凋零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每家书店,都是旅途上「黄昏里挂起一盏灯」的客栈,收容旅页书人疲惫而不安顿的心。

因此,写到书店,便不只是「一个人开了一家店」这样的故事而已。写到书店的事或开书店的人,里头应该流泻着光与热,理想与梦想,信念,品味,人情,以及个人价值观,若捕捉不到,就会像走马看花般浮泛。

好看的书店书写,会引领读者看见从书店里透出来的,映照书人心里阴黯角落的光。日本作家吉井忍以华文写作的《东京本屋纪事》,便是这样的好书。

吉井忍以细緻观察与深度採访,写出十家小书店店主的经营理念与运作情况,我们从书里所看到的书店风景,除了坚持之外,也有创意或趣味。

例如森冈书店。许多独立书店身姿不但独立,性格也颇独特。森冈书店,一次只卖一本书,一週一本,店里展示当週的一本书,以及与书的内容相关的周边物品。依店主森冈督行的说法,是「把平面状态的一本书,换成一种立体的存在」。

什幺样的人开什幺样的书店。森冈督行以前就是怪人,所以开特别的店。他大学一毕业就不务正业,脑子里尽是社会责任,生活内容无非打工、散步、买书、看书。喜欢老屋,报纸电视不看,后来连手机、手表都没有。

森冈督行曾在一诚堂二手书店(销售学术书、古典名着等)当八年店员。2006年6月,他32岁,自立门户,森冈书店在茅场町店开幕,书种不过200册(一般店要一万册),以摄影集为主的每本二手书都是经他亲自一本本挑选而来,不是坐在店里等人来卖。开了十年之后,转于银座开店。银座店开幕,五坪大小,因为只卖一本书的作法而成为话题。从书里的访谈可知,一週一书的构思并非突发其想,而是有脉络可寻的。特殊的想法,因缘成熟,便会实现。

每个开设独立书店的店主都有开店的梦想,能够不忘初衷,可敬,能够实现初衷,可贺。本屋B&B,2012年才开的书店,便是两位爱喝啤酒的经营者,心里想,若有一家书店可以边喝啤酒边看书,该有多好,书店本此宗旨而开,B&B就是Book&Beer的简称。店里除了啤酒,也卖咖啡、葡萄酒等饮料。

像本屋B&B这样欢迎饮食的小书店,吾人不陌生,现在许多新起的书店也朝此趋势发展,有的装潢优雅柔美,让人分不清是书店里有餐饮,还是餐厅有卖书。甚至于还有像茑屋书店在台湾的TSUTAYA BOOKSTORE,欢迎消费者带未结帐的书进咖啡店吃喝,相信此举会让部分独立书店皱眉。儘管很多小书店有书有饮料,但多数恐不乐见顾客坐下来边喝饮料边翻阅未经结帐的书,小书店退书困难,弄髒还得了?书与饮品共处或隔离,这家可,那家不可,消费者会不会无所适从?

本屋B&B值得一提的有两项,一是活动,一年内书店办了大约五百次,数字惊人。怎幺办到的?以人力来说,B&B全职人员只有两人,其余七、八个兼职员工,有三人负责筹办活动,这三个人每週只须来上班两三次,每人负责每个月约十次活动,因此活动虽多,店员不致忙到人仰马翻。此类作法可供有意多办活动的独立书店参考。

另如B&B推行的「文库本明信片」的概念很有意思。将二手的文库本用牛皮纸包起来,正面可填写地址与问候语,背面则印有从这本文库本里摘录出来的一两句话。读者无法知道这是什幺书,这一两句话是线索,也是感觉,若喜欢或好奇,可买下来寄给朋友
或者带回家,像摸彩一样,享受拆封的惊喜。这游戏有点好玩,台湾的独立书店,依属性,永乐座书店似乎适合推展,板娘请参考本书p.305~307。

主题书店若开到像「模索舍」那样,让读者说出「我要的杂誌只能在那里买到」,大概就成功了,或者像Books Fuji,成为航空爱好者的圣地。但现在开小书店,一定要有主题吗?一定要在卖咖啡与充满文青味的文具货品之余,还办展览、朗读、座谈、读书会、作家签售会吗?虽然这是趋势,但非必然。难能可贵的,吉井忍也照顾到普通书店,把独立书店与文化菁英画上等号的连结解放开来,例如第二篇介绍的今野书店,便是社区型没有特色的小书店,吉井忍称之为「书店的原生风景」。

当然,小书店经营困难,即使在台湾常把矛头指向网路书店打折促销,但在实施图书定价制多年的日本,小书店一样一家一家关闭。书里有两组数字:

2005-2014(年),十年来,17153-12793=4360(家),一年平均少436家(大约1/4)。2014-2009(年),六年间,14407-12793=1614(家)。一年平均少269家

书店的生命危脆,但若问,实体书店会不会从世界上消失?不会的,至少在现存人口的有生之年,不会消亡,书店和麦克阿瑟口中的老兵一样不死,只是逐渐凋零。